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无调(1 / 1)

搂着白蕊,喝着酒,趁李忘不注意,怀中的人儿坐起来,拿起酒杯,咚咚咚就灌了两口,脸色一红,李忘知道呛到了,烈酒怎么能这样喝,以为啤酒呢,但少女硬是咽下了,才开始咳嗽,李忘拍着白蕊的背道,诶,要喝就说,但不能这样喝呀。递一根薯条送进嘴里,来,吃点东西,拍着背好一会,白蕊才缓过气来,吐舌头道,这个酒,好,好凶,又,好,好有劲,一口,就,就有点感觉了,哈哈。李忘道,你那不是一口,咚咚咚地,是两大口。又没好气道,当然劲儿大了,不然烈酒为什么要叫烈酒?

白蕊没有理会李忘的疑问,伸长手臂搂住李忘脖子蹭着道,嘻嘻,爸爸。

看着少女脸颊迅速升起的坨红,整张脸亦泛起红艳,少女挣扎着脱去T恤与裤子,整个人赤裸埋进李忘怀里,扭着,寻找一个最舒服的角度,声音清甜却近于呢喃,问道,其实为什么你总是不开心呢?

李忘端起酒杯,一口将少女没喝完的酒饮尽,倒回沙发,抚弄着白蕊的头发,深夜,清夜,声音在寂静的房间内,格外有声,李忘整理了一下措辞,发现只是徒劳,干脆不组织语言,温言道,因为我有很多伤心的事啊。

可是。少女道。

白蕊细长的手指抚摸李忘的脸,双眼不再聚焦,近乎本能地传达心意道,我知道,我知道你有很多的不开心,可是,可是,我,即使是我,也不令你好一些吗,那么我,又有什么意义呢。

少女很漂亮地笑了一笑,手指滑动,落体,用很焦急的声音道,我当然知道,当然知道,可是,可是。

李忘知道白蕊喝醉了,没有说话,托着少女的身躯,轻轻将她放在沙发上。

少女兀自表白,用不可闻的声音道,别人能为你做什么呢,我什么,我什么都可以,都可以为你做,你想怎么对我,就可以怎么对我,不是吗,我不会说什么的,我想你开心,我想,想,我想你,我想你记得我。

将少女放在沙发上,李忘拿了被子,盖在她身上,摸了一会头,眼神不定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等白蕊睡着,李忘离开沙发,正准备睡,手机响。

--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