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腾腾小说网-书屋>耽美>暗灯(校园1v1h)> 心动(四)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心动(四)(1 / 2)

汪启今年十七岁,正处于荷尔蒙旺盛的阶段,对异性的审美很直白,简单来说就是大波浪,这三个字可以任意拆分组合。

少女并不是他喜欢的类型,但她足够漂亮,“妹妹,跟我玩啊。”

李逐握住舒愉的手腕,“这里没你的事,你先回去。”

转身,挡住汪启肆无忌惮的目光。

舒愉没挣扎,手腕贴着李逐的手心,从他身后走出来,与他并肩,“别叫我妹妹,我又不认识你。”

包厢门廊的灯是彩色的,照在人脸上有些许的失真。少女有着化妆和手术都塑造不了的脸型与五官。

身材纤细,皮肤白皙,穿一条白色的裙子,光怪陆离的环境影响不了她的美,她像一朵百合,静静地盛开在在场所有人的眼前。

“舒愉!”这里与她格格不入,任何一个人都能伤害到她,“别闹了。”

英挺的眉头紧皱,李逐半边脸都在那怪异的光里,眼神又冷又凶。舒愉撇撇嘴,抓紧他的衣袖,用无辜的眼睛看他,“我没闹啊,你别生气呀,我想跟他玩玩。”

汪启旁观着两人,笑而不语。他并没想把李逐逼到绝路上,他也知道比赛是徐长林玩的小把戏。

只要李逐服个软,汪启就能主动抛出橄榄枝,邀请他加入自己的车队。可李逐软硬不吃,让他在众人面前下不来台。

在看到李逐处变不惊的眼神里泄露一丝紧张后,汪启玩味的笑了。

一个无牵无挂的人,也会害怕?真是有趣。汪启上前两步,“他生气就生气,咱们玩咱们的。”

*

进了包厢后,舒愉才发现这里别有洞天,类似酒店的商务套房,里外隔开,除了能K歌的设备,还有台球桌,麻将桌,甚至还有立着个飞镖靶子。

正当中的玻璃长几上摆满了酒瓶,沙发旁边有一个女生,穿很短的吊带包臀裙,勾勒出成熟的曲线,半伏半跪的姿势,胸前的饱满在迷乱的灯光下呼之欲出。

舒愉坐上沙发,眼睛一眨不眨,对方都被她看得不自在了,微笑着将酒杯递给她,“小姐姐,请用。”

好漂亮的姐姐啊,舒愉眼珠子都要粘到人家身上了,连连点头,语气好乖:“谢谢姐姐哦。”

李逐夺过了她手里的酒杯,“你看什么呢?”

像被踩到尾巴的小猫,舒愉缩了缩脖子,“什么都没看呀。”她侧过身子,“你干嘛拿走我的酒啊!”

李逐按了下被酒精影响得胀痛的太阳穴,视线又开始发昏,他不确定自己还能撑多久,“舒愉,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干嘛?”

“徐叔,”他转头,“你能帮我把她送回去吗?”

徐长林战战兢兢从一群保镖中出来,他也对李逐身边突然冒出来的女孩感到讶异,而且这女孩一看就是气质不俗,毫不怯场。

他还没回答李逐,女孩就先开了口,“回去干什么呀?我还没玩呢。”

她侧过脸,“你是李逐的叔叔?他们这是怎么回事呀?”

徐长林支支吾吾,“李逐和汪少爷发生了点误会,小姑娘,你就别掺和了。”

舒愉扫了一眼徐长林,对方弓着身子,看向李逐的目光躲闪游离,带有愧色,还时不时色眯眯地偷瞄倒酒的女生。

“什么误会呢?”

女孩的音色偏柔,疑问的语气也轻轻的,但浑身透着优越家境养出来的贵气。

徐长林这种溜须拍马惯了,又心虚的人不自觉就在她面前矮了一截,他支支吾吾道:“小姑娘...你就别问了,李逐他也不想你担心。”

舒愉笑了笑,没再理他,趴在李逐耳边,气息轻的像呵气,“李逐,我讨厌你叔叔,他有点无耻呢。”

确实挺无耻的。李逐靠在沙发里,用鼻音带着笑意嗯了一声,“你不想他送你是吗?”

当然不是这个原因,但舒愉没回答。

两人头挨得很近,不知情的人看来像是在接吻一样。也是因为这种过分亲密的距离,李逐低沉沙哑的声音随着呼吸尽数落进舒愉的耳朵里。

本来是很清冷的音色,因为酒精多了些轻浮,但并不夸张,反而震得舒愉耳尖发颤,心脏也像是漏了一拍。

随着耳边的呼吸慢慢静下来,舒愉垂眸,余光看到李逐微阖双目,他的睫毛不算密,但很长,看起来很柔软,随着他平稳的呼吸微微颤动,精致的五官也正是因为这一处而柔和许多,没有过度的攻击性与锐利感。

他睡着了。

舒愉缓缓吐出一口气,拍了拍胸口,她定力太差,不能再多看了。

出去接朋友的汪启回来了,他走在前面,他的朋友吊儿郎当地玩着手机,“有什么好玩的,非让我来?”

这声音很熟悉,舒愉抬头,看见汪启身后的男生愣了一下,连忙低下了头。倒酒的女生看她蜷缩着身体,以为她是冷了,从旁边拿了毛毯过来,“是冷了吗?”

舒愉慌张地摇头,尽量缩在角落减少自己的存在感。营造昏暗迷离气氛的镭射灯关了,天花板上的照明灯开启,包厢里亮如白昼。

就听汪启笑嘻嘻地讨好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