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腾腾小说网-书屋>耽美>强求> 第三十二章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三十二章(1 / 2)

内裤被拽下掉到脚腕上,赵岑又迅速抓住他拉裤子拉链的手。她不想哭不想示弱,可眼泪不争气的往下流。“岑岑,我要听你说以后只有我,你说,我就停下。”周景珩急迫的需要一个承诺,即使只是口头的敷衍。“我如果打的过你,现在就打爆你的头!”说完她放声大哭。一个多月来的委屈都积攒在这一刻爆发,在家里被强迫,连这种地方也要被迫做畜生。沉冲站在包厢门口好意给兄弟守着门,凄厉的哭声隔着门都足够冲击耳膜,但怎么听也不像是做那种事儿哭,抹了下头敲了敲门,刚推开就被吼了一声。“出去!”周景珩快速把她摁进怀里用身体遮挡。“没看见没看见!”沉冲尴尬地把门关上。泪浸湿衣服粘在胸膛上,周景珩叹了口气,心中郁气难散。“车借我开一天,明天还你。”沉冲捂着口袋问:“你不会要在我车上搞吧。”周景珩淡淡道:“你车上我怕体液太多太杂。”“就你能损人,我可从来不在车上乱搞。”沉冲把钥匙给他,还是不忘嘱咐,“别搞我车,那我宝贝。”回包厢把哭肿眼的小姑娘拉起来一路往停车场走,赵岑任由他拉着,哭累了也想开了,用正常人的思维和有病的人是沟通不了的。坐上副驾,看他绕到驾驶那边也不见沉冲来,赵岑忍不住开口:“你是打算拉我一起死?”上车熟练的启动挂档,周景珩无奈道:“放心吧,有证驾驶。”赵岑听罢闭上眼睛睡觉,她不好奇他什么时候考的,有证会开就行,开去哪她也懒得问,总之她反对无效。车一停赵岑就睁开眼睛,周景珩下车走去便利店没两分钟就拎着一只袋子回来,没有扎起的塑料袋里是蓝色的长方盒子。赵岑看了眼冷嘲道:“你现在脸皮可真有够厚的,买这个跟买白菜一样。”“我也不想用,”红灯亮起,周景珩踩下刹车,偏头看向她,“想全射到你里面,可我不想你吃药。”“那我还要谢谢你是吧?”一个多月的磨练,这些y言秽语她已经听麻木了。周景珩转回头看着倒计时的红灯没再说话。车在酒店停下,赵岑冷笑一声自己下了车。

一个多月来除了她来月经的那一个周,没一天能躲得过去,周景珩就像头发情的野兽,她顺从些他爽了就好心情的放过她,她要是有一点反抗他就变着法的折腾她。本以为今天躲过一遭,没想到不过是换地方被搞。周景珩走过来牵着她的手往前台走,办入住时赵岑埋头看地,总感觉前台服务的视线在身上打量。刚关上门,周景珩就抱起她抵在墙上咬住唇深吻,手熟练的摸到腰侧拉开她的裙子拉链,怕裙子扯坏衣不蔽体,赵岑只能顺从的任由他把裙子褪去。大手捏住一团揉捏,她疼得往后缩了一下,他就变本加厉更重的攥握。小巧的耳垂被含进嘴里咬嚼,他对她的敏感点已经了如指掌。拉下裤链拆开套子戴上,在微润的穴口揉了两下,握住性器就强硬的往里挤,她还不够湿甬道自发推挤着,额头疼得冒出汗,她较着劲不肯说话求饶。往常都是要先紧着她高潮一次才好进,他那里比常人粗大,现在的湿度往里挤就困难异常,穴口被撑得大开紧紧箍在棒身上,穴里紧合着被一点点破开。“怎么不喊疼?”抬起她的脸,周景珩揉她泛红的眼眶,“岑岑,你怎么这么犟。”身下的冲撞快起来,她咬牙忍着不肯泄露出一点声音,身体开始分泌润滑的液体,但还是火燎燎的痛。捞起她的腿往沙发走,离了墙面支撑赵岑差点仰倒过去,只能屈辱的抓住他的肩。走动间每一步性器都在深处顶戳,站在沙发侧边托着腿重顶了几下,弯腰放她上半身躺到沙发上,腰却高高的搁在扶手处。这样的姿势羞耻异常,她挣扎着一遍遍想要坐起来,周景珩就一遍遍把她推回去,摁着她的小腹,腰臀快速挺动。“说话岑岑,”他冷眼看着她挣扎,硬了心要磨软她的不甘,“说你是我的。”“不是……不是不是……”泪从眼角流到发里,他占了她的身体不够,还要控制她的思想吗。这样病态的关系压着她,无人能诉说,还要无时不刻害怕被人发现。可他拿她最怕的来威胁她,要她跟着他的指示走。不敢想长辈们知道了会怎么样,她无法接受和舅舅家的关系变得尴尬。周景珩拉着她的腿向两边分开到最大,那小小的洞口正脆弱的被迫吞吃,甚至被撑到有些薄透,他仰起头深喘着加快挺动的速度。已经分不清是哪里痛了,腰折的像是快要断掉,直到身体深处的东西跳动了两下,周景珩沉重的身躯压向她颤抖着射出。撑着胳膊起来,他脱掉上衣随手扔到沙发靠背上,从她身体里抽出来,摘下已经灌满jg液的套子系好扔进垃圾桶。赵岑抓着靠背困难的爬起来,腰就发出仿佛骨头错位的咔哒声。周景珩拿着刚才扔在门边的盒子走回来,看她爬起来腿还搭在扶手上没挪下去,被肏红肿的y唇外翻着,撑开的穴口还未能闭合。“躺回去吧宝宝,还没完。”周景珩从盒子里抽出一片拆开,看着她不着寸缕的身子,半软的东西很快又硬起来。她摇着头往后退,顾不上酸疼抽回腿,结果整个人翻下沙发,肩膀嗑在桌角上。扔下手里的东西,周景珩疾步冲过去把人抱起来,摸了摸肩膀处应该没磕伤骨头。赵岑抓住他的手,哑着嗓子说:“别看了没有事,我不疼,我要回家。”恐慌感将他席卷,他怕这样不哭不闹的她,把脸埋到她颈窝里拥紧,周景珩痛苦无力道:“岑岑,我该拿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